校园“防艾”应改变“零打碎敲”方式
 日期:2017-11-16  来源:北京青年报

  隐藏在普通饮料自动售卖机里,匿名购买、匿名查询检测结果。11月13日,清华大学安装了“HIV尿液匿名检测包”的自动售卖机(以下简称售卖机),至此,海淀区已经有包括北大、北航在内的11所高校安装了此类售卖机,北语、北外两校今年有望安装。海淀区疾控中心表示,售卖机在明年底前将覆盖区内所有高校。(11月15日《北京青年报》) 

  在高校校园设HIV检测包售卖机的意图很明显,这不是为了盈利,而是为了防止艾滋病的传播。就拿清华大学来说,学校内的售卖机在11月13日安装后,检测包暂已售空。这说明检测包还是有需求,否则,学生不会花钱去购买。而令人略感欣慰的是,据海淀区疾控中心提供的数据显示,开学一个多月时间内,除清华大学外的10所高校的售卖机共卖出37个检测包,其中14个送检,检测结果全部为阴性(未感染)。 

  这种检测包的市场售价298元,但在高校内只卖30元。从购买到取样再到最终的结果查询,整个过程完全匿名,这就打消了有意检测者的顾虑,使学生容易接受。从报道中提到的某高校一年领取上百份检测包来看,这个数量还是很令人感到有些意外;只有那些觉得自己有可能感染艾滋病的学生,才有可能花30元去购买检测包。因此,一所高校有上百份检测包被卖掉,大学生群体的防艾形势依然不乐观。 

  来自中国疾控中心性病艾滋病预防控制中心的数据显示,在学生艾滋病疫情当中,近5年我国15岁至24岁学生HIV感染者年均增长率已经达到35%。青年学生艾滋病疫情以性传播为主,主要是男性同性性传播。中国预防艾滋病30多年来,学生竟成了重灾区,这令人十分担忧。虽然在各种干预下,大学生的感染区域在缩小,人数也在减少,尤其是从去年以来,如北京海淀区疾控中心在强化了高校的艾滋病防控宣传教育后,当年有明显下降,今年有望继续下降。 

  高校校园现已是高危感染区,大学生群体已是防控艾滋病的重点人群,这一共识已达成,可见,校园“防艾”一刻都不能放松。然而,校园“防艾”不能总靠“零打碎敲”,必须把其纳入我国“防艾”整体工作的一个重要部分。虽然大学生算是知识群体,但在“防艾”上绝非个个都清醒,冲动起来什么事情都敢做,尤其是在无保护情况下的性行为。而像海淀区疾控中心这样的做法,就是朝着系统、规范、有序的“防艾”方向迈出的一大步。 

  今年12月1日“世界艾滋病日”又快到了。自1985年中国首次报告艾滋病病例以来,预防艾滋病形势就一直比较严峻。目前、我国仍有32.1%的感染者未被发现,这些‘隐蔽’的感染者因为无法得到及时有效的治疗,疾病一直处在进展状态,令人十分担忧。更严重的是,一些感染者并不知道自己已被感染,这就可能成为传染源继续传播给更多人。在高危人群的性行为,尤其是同性性行为的社交圈中,就有包括大学生在内的大量年轻人。如果给他们提供方便、价低,能保护隐私的检测方式,艾滋病的传播就一定会减少。而告别校园“防艾”一直“零打碎敲”的方式,就一定要提上议事日程。 

  不过,像海淀区疾控中心这样的做法,也仅该是校园“防艾”的第一步,接下来,是不是在北京的所有高校,或者在全国高校都该提供检测包之类的服务呢?当然,检测只是到了感染阶段才采取的下策,艾滋病重在预防,只有预防到位,才能减少感染者的数量。由此,在平时对“防艾”的宣传上还应再加把劲儿的同时,还要对于像高校这样高危群体比较集中的地方,把“防艾”工作更系统地开展起来,使“防艾”工作上档升级。(